第1102章 李华梅行动之元就
书名:小阁老 作者:三戒大师 本章字数:3428字 更新时间:2021/06/03 03:53:37

周防国,长府城,隔着对马海峡与门司城遥遥相望。

与大友家开战之后,毛利元就便从安艺的本城移居到这里,遥控指挥着九州的战事。

其实对岸现在也在毛利军手中,按说他在门司城坐镇更方便指挥。但那样会影响到两个儿子权威,束缚住他们的手脚,反而不利于作战。

而且自从前年那场大病之后,毛利元就的身体便垮掉了,也经受不住过于繁重的军务。便黯然接受了两个儿子的劝告,在长府一边疗养,一边为这场战役掌舵。

有时候事情却偏偏事与愿违,这几个月来,前线的战事陷入僵局,物资补给、人员调换一切都按部就班的进行,并没有太多让人烦心的消息。而且还听说九州各家的水军,因为之前的松浦家鲁莽的偷袭,遭到了明朝舰队疯狂报复,就连大友家的丰后水军都未能幸免,据说若林镇兴还瞎了一只眼睛。

反倒是已经平定多年的毛利家领地内,变得不太平起来,糟心事一桩接一桩。

先是之前逃脱的尼子家大将山中鹿之介,在秘密奔走多年之后,联络到了350名尼子家的遗臣。并寻访到了在京都东福寺出家的尼子家遗孤,将其还俗后改名为尼子胜久,作为尼子家再兴的旗头。

但面对多谋善战的毛利父子,鹿之介并不敢轻举妄动。直到此番毛利军主力被拖在了北九州,他认为机会来临了,便毅然打起了‘尼子再兴军’的大旗。在前尼子家船大将、丹后水军统领奈佐日本助的帮助,从隐岐岛取道美保关登陆,宣布了尼子再兴。

尼子家出身高贵,曾是西本州的十一国太守,如今虽已灭亡,但像鹿之介、日本助这样的旧臣遗属无数,很快再兴军便膨胀到3000人,并以真山城作为据点,开始进攻原尼子家的本城——月山富田城。

得到消息的毛利元就十分吃惊,赶紧从周防等地调集兵马增援。他巧妙的配置部队,利用有利地势,挫败了鹿之介的进攻。

眼看无法夺回月山富田城,鹿之介又把兵势指向了石见和伯耆。所到之处,尼子家旧臣纷纷加入,声势十分浩大。

这种故主再起的叛乱是最难平定的,非得用优势兵力、取得压倒性胜利,才能让那些三心二意的家伙彻底死心。不然稍一放松,又会死灰复燃。

偏生毛利军的主力都在北九州,而留在后方的军队大都不那么可靠……毛利家起点太低,尼子家和大内家的底子太厚,以至于毛利元就光完成蛇吞象就已经耗尽了此生最好的年华。

为了能尽快统合领地内的武装力量,他又采取了相对宽松的两川体制,大量的保留了尼子、大内家臣的封地和军队。这些人心存感激,平时作战也很得力。可是现在旧主重新打起了‘再兴’的大旗,让这些人怎能不心旌摇动?阵前放水、暗中资敌,甚至直接倒戈都不稀奇。

毛利元就审时度势,只能一面恩威并施、争取人心,一面下令各城采取守势,暂时避其锋芒,拖到明年开春,两个儿子腾出手来再说。

~~

这边费尽心机,好容易安排妥当,谁知那边又得到消息——大内家也要再兴了!

大内辉弘竟然得到了京都的认可状,并要在丰后水军的护送下重返周长了——出云国是尼子家的根据地,周防长门两国便是大内家的大本营。

几天前,接到这个从北九州传回来的消息,毛利元就登时夜不能寐。

尼子家、大内家作乱本身并不可怕,两家全盛时他尚且不放在眼里,如今不过是死灰复燃,强弱易位有什么好怕的?可怕的是这两人背后,有大友宗麟和织田信长的影子。

前者还好说,目的无非是让他自顾不暇,只能从九州撤军。后者却是看准破绽,便会一击致命的大魔王啊!

如今一个鹿之介就闹得他左支右绌,如果让大内辉弘也登陆作乱,他将不得不撤回北九州的兵马来平叛,以防止织田信长寻到机会,掀起战端。

所以他认可了小早川调屋代岛水军回援秋穗浦的命令,并传令因岛水军巡防备前、备后海域,以防敌军只是虚晃一枪,改从别处登陆。

命令传达下去,毛利元就便在居所中,焦急的等待着前线传来的战果……

~~

夜半,居所中响起急促的脚步声,门外守卫的武士忙低声呵斥:“小声点,主公刚睡下!”

“是秋穗浦的消息吗?”房间内,毛利元就睡得很轻,听到外头的动静便睁开了眼。

“是,主公。”信使沉声道。

“扶我起来。”毛利元就吩咐一声,在侍女的服侍下缓缓坐起身来,让那信使进来说话。

“说吧。。

“是……”信使从怀中掏出一面沾着血的战旗,高举过头顶,带着哭腔道:“今日丰后水军在明朝舰队的帮助下,进犯我秋穗浦。屋代岛水军迎战,结果全军覆没,白井统领重伤不治了!”

“啊……”毛利元就一阵天旋地转,险些晕厥过去。一旁家臣赶紧又是掐人中又是抚胸,才让他顺过这口气来。

“大内辉弘登陆了吗?”毛利公声音微弱的问道。

“登陆了。”信使点点头,沉痛道:“我们在岸上的部队想要阻拦,可明朝舰队的火器实在厉害,一阵炮轰之后,足轻们死伤惨重,完全抵挡不住大内和大友家的联军,被杀的大败而逃。然后他们打起了‘大内再兴军’的旗号,大张旗鼓向山口城进军!”

“他们有多少人马?”毛利元就历经风浪,很快镇定了下来。

“起先不到一千人。”信使忙答道:“但大内家的旧臣不断带领部下加入,人数很快就会多起来的。”

“嗯……”毛利元就点点头,又问道:“那因岛水军呢,有没有跟明朝人交战啊?”

“暂时没有。”信使答道。

毛利元就便摆下手道:“先下去吧。”

待信使退下,居室内陷入了一片死寂。

所有闻讯赶来的家臣,都生出大事不妙之感——一个‘尼子再兴军’就让他们后方大乱了。现在又冒出了‘大内再兴军’,这可如何应付啊?

而且明朝舰队居然被宗麟收买,调转炮口成了大友家的帮凶!还是他们本来就是在做戏?这老和尚的手腕,也太高明了吧……

臼杵城的老王喷嚏连连,我不是,我没有,别瞎说啊!

不过他们都还没丧失信心,依然饱含期冀的望着他们的主公。这位老人可是带领毛利家一步步从小小的一城之主,蜕变为西国霸主的战国第一智将!拥有孔明般智慧的毛利元就啊!

比起从前遇到的那些危险,这次实在不算什么。主公一定会想出办法,带领毛利家化险为夷的!

然而毛利元就却陷入了长久的沉默,他就像一具泥塑一样,在那里枯坐到了天亮。

当晨曦照到他满是皱纹的脸上时,家臣们分明看到了主公眼角流下了浑浊的泪水。

“主公!”众人大惊失色,他们只在主公的长子,毛利隆元病逝时,见到过元就的眼泪。“不知何事,会让主公如此上心?”

“没事,老夫只是想到了隆元,他要是还活着,多好啊。”毛利元就用袖口擦擦泪水,不胜苍凉道。

“是啊……”家臣们也陪着落泪。这不是为了讨好主公,而是真难过啊。隆元是大内义隆的女婿,他接替父亲担任本家的家督后,使毛利家在西本州的统治正当性坚如磐石。而且毛利隆元仁爱大度,拥有无与伦比的领导力。他活着的话,根本不会有大内家臣跟随大内辉弘作乱。

“实在不行,就请三公子带本部兵马回来平叛吧。”有老臣建议道。

毛利元就缓缓点头道:“是得回兵了,但不只是隆景要回来,元春也要带兵回来。此番‘九州攻略’到此作罢。”

“啊!”

“主公三思啊!”众家臣不禁神色大变,这等于要前功尽弃!“我们固然为这一仗付出了极大的代价。可大友家更已经山穷水尽,只要再坚持坚持,他们一定熬不过今年冬天,就会鸟兽四散的!”

“主公,一鼓作气、再而衰三而竭啊!”一个家臣又提醒道:“我毛利军已经从北九州撤走过一次了,再撤一次的话,非但前功尽弃,还会在九州人心尽丧。那些支持我们的大名、城主再次被抛弃,下次绝对不会再响应我们了!”

“是啊,主公,至少要留一半兵马在北九州吧,守住从立花山城到门司城一线吧!”家臣们纷纷提议。

“那样只会让大友家,把我们那一半兵马吃掉的。”毛利元就却断然摇头道:“不管我们如何掩饰,撤军这么大的动静,很快便会被九州诸侯知晓的。当他们知道,我们把一半的军队撤出了九州,你说会如何反应?”

“他们会意识到我们后方出了问题,大友家已立于不败之地。”家臣们艰涩道。

“不错,既然如此,谁还敢坐山观虎斗?都会赶紧站队支持大友家,以免战后遭到他的打击。”毛利元就淡淡道:“这种情况下,大友家很容易就能补充兵力和物资,自然士气高涨。而我们的留守的军队兵力不足,还要担心会不会被明朝舰队断了退路,士气必然一落千丈。”

说着他苍凉一叹道:“我不能让他们白白送死,都撤回来吧。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