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29章 卖萌虽然可耻但有用
书名:小阁老 作者:三戒大师 本章字数:2423字 更新时间:2021/06/03 03:53:37

陈怀秀好像听到他的心声,又转向赵昊,伏身拜道:“公子的大恩大德,怀秀和沈家、还有沙船帮,永世不忘!”

“夫人不必如此,快快请起吧。”赵昊虚扶一下,和煦而笃定的微笑道:“我会在明日,剿灭这批倭寇的。以夫人之能,想必不用我说,也知道该怎么做了吧?”

“是。”陈怀秀点下头道:“公子都已经做到这个地步了,怀秀要是还不知道该如何接下去,也就不配为公子牵马拽蹬了。”

“哈哈哈,那就等着姐姐了。”赵昊不禁大笑,跟聪明人说话,就是省事儿。

~~

别看陈怀秀今天悲痛交加,但头脑依然十分清醒。

她显然已经明白,赵昊之所图,无外乎也是沙船帮。

但赵公子实在太自信了,他自始至终不提一句,要她如何如何,要沙船帮如何如何。

只是不断提供帮助,耐心等待她自己开口的这一刻。

因为赵昊知道,她已经别无选择了——陈怀秀一旦决定了要与郭东林开战,就等于彻底与徐家敌对。

这下沙船帮的生存危机,就只有依靠江南公司和昆山县,才有可能解决了。

所以从她相信郭东林就是仇人的一刻起,便只能跟赵公子、跟江南公司合作了。

虽然本质上没什么区别,但‘趁人之危’和‘雪中送炭’,给人的感觉却是天差地别的。

尤其是陈怀秀这样敏感的妇人,就更吃他这一套了。

其实还有一点,是赵昊不愿承认的。就是他的年龄和样貌,丝毫没有侵略性,让陈怀秀的抵触情绪降到了最低。

辣么可爱的蓝孩子,怎么可能是坏人呢?

卖萌虽然可耻,但确实有用……

~~

翌日天亮风停。

陈怀秀也终于走出了沈氏祠堂的大门。

回家途中,她让小虎将牛马二长老请到自己家里。

两位长老住得不远,抬脚就过来了。

见小虎把他们领过了月亮门,两位长老面露迟疑之色道:“还是请夫人前面相见吧。”

“长老进去看看滕少爷吧。”小虎这样一说,两人就不再拒绝了。

他们昨天也听到风声,说滕少爷可能没救了。两位长老是既难过又忧心,一宿都没合眼。

就是小虎不去找,他们也要来问个明白的。

两人进去东厢房时,便见陈怀秀和虎妞正在给小滕吃药。

看到小滕人不人、鬼不鬼的样子,两位长老都吓了一大跳。

这黄脸红目蓝眼袋的尖嘴小猢狲,哪还是从前那个眉目可爱胖嘟嘟的小孩子?

而且小滕脾气还很暴躁,连踢带踹,险些把药碗打掉。

还是陈怀秀连哄带吓、软硬兼施,才让他服下去。

然后沈夫人搂着小滕,回头含泪看向两位长老。

“怎么会弄成这样?”牛长老红了眼圈。

“夫人,滕少爷这是怎么了?”马长老哽咽问道:“之前怎么一点,都没听你提起过?”

“唉。”沈夫人满脸悲戚的叹一声,拍着小滕的背道:“之前以为这孩子犯的是癔症,哪敢到处乱讲,招惹风言风语。

“那不是癔症是什么病呢?”牛长老追问道。

“昆山请来的李神医说,小滕是水银中毒了。”沈夫人凄声道。

“什么?”两位长老惊得合不拢嘴,两人都是头一回听说有这个病。

“水银有毒?”

“岛上也没有水银啊?

“是有人投的毒。”沈夫人紧咬银牙,一双秀目中透出滔天恨意。

“是谁?竟对这么小的孩子下手?真是丧心病狂!老头子我要剁了他!”牛长老双目圆睁,暴跳如雷。

“是谁?敢动老帮主的唯一血脉,我要把他剁成八块喂王八!”马长老额头青筋暴起,怒不可遏。

“我这后院就几个人能出入,跑不出他们几个去。”陈怀秀便沉声道:“我已经锁定嫌疑人了,但没有证据之前,暂时不能透露。”

“可恶,可恶啊!”牛长老压制不住心头的怒火,站起来不停的踱着步子道:

“夫人现在说说又如何?若是让那凶手逃之夭夭了,我们怎么对得起老帮主和少帮主?”

“就是,说出来那人的名字来!剩下的事我来办。”马长老也跳了起来。“保准把他的嘴撬开!”

两位长老是老帮主安排的托孤之臣,都对沈家忠心耿耿。当初也是他们执意坚持,郭东林才不得不发了毒誓,才能代掌沙船帮的。

陈怀秀秀眉一挑,刚要说话,却见小滕已是全身大汗。

她赶紧将小滕放到床上,想拿棉巾给他擦汗,小滕却抱着肚子在床上翻滚起来。

“疼啊,疼死我了……”

“嫂嫂,嫂嫂,我疼啊……”

陈怀秀泪珠滚滚,却不得狠下心来,让虎妞按住孩子、掰开他的嘴,给他服下开口花椒。

看着孩子遭这么大罪,牛马二长老都看红了眼。两人在一旁捶胸顿足,咬牙切齿。

发誓一定要找出凶手,把他千刀万剐!

又过了半个时辰,小滕终于排了便,肚子也就不难受了,只虚弱的躺在床上直抽泣,不一会便沉沉睡去。

陈怀秀这才抬起头,看向两位红了眼的长老,黯哑着嗓子道:

“谁给小滕下的毒,我现在不敢说,但我敢说,是谁不想看他好起来。”

“谁?是谁!”牛马二长老张牙舞爪。

“就是那日在吴淞口截杀我的人。”陈怀秀一字一顿道:“那些倭寇就是他指使的。”

“不错。”两人猛然点头。“夫人去昆山请大夫,我们两个都蒙在鼓里,倭寇是怎么知道的?一定有内********人,到底是谁啊?你别卖关子了!俺老牛快要给你憋疯了!”牛长老的大鼻孔喷着白气。

“是郭东林。”陈怀秀终于说出那个名字来。“当时去请大夫,我只跟他一人说过。”

“什么?”

“啊?”牛马二长老登时脸色煞白,明显慌了神。

“不,不会吧。帮,帮主?”事情大条了,两人难以置信道:“他怎么会是这种丧心病狂的人呢?”

“但有一丝可能,我也不想这样说他,但证据就摆在那里,无可置辩。”陈怀秀目光冰冷的看着二位长老道:

“我已经查明了,那伙倭寇的下落。还发现郭齐林向他们通风报信!”

“真的吗?”牛马二长老眼睛瞪成了牛眼马目,都够大的。

“真的假的一试便知。”陈怀秀淡淡道。

ps.第二更,求月票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