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35章 火并
书名:小阁老 作者:三戒大师 本章字数:2637字 更新时间:2021/06/03 03:53:37

沙船帮总舵院,凄厉的唢呐声中。

郭帮主坐在轿子里还没出来,便被刀架在了脖子上。

他手下那帮马屁精,也从高高的抬舆上被摔下来,七荤八素间便遭利刃加身。

“你、你们要干什么?”马屁精们都傻了。

郭帮主的护卫如梦方醒,赶紧抽出兵刃,想要营救帮主。

那些吹吹打打的鼓乐手们,却纷纷拔出刀斧,抵挡住他们。

双方刚战成一团,却只听噗噗声响成一片,护卫们被身后刺来的长枪洞穿。

那是跟在他们身后的帮众,伺机偷袭的结果。

有心算无心,又以众凌寡,被算计的一方毫无胜算……

看到自己的护卫倒在血泊中,手下纷纷被擒,郭帮主终于怒不可遏的咆哮道:

“沙船帮帮规第五条,谋害帮主千刀万剐,全家浸猪笼!你们都活腻了是吧?!”

“犯这条帮规的是你!”马长老爆喝一声,挥起金丝大环刀,将那大轿一劈两半。

“下来吧你!”

刀风顺势劈开了郭东林头上的帽儿盔,把他的发髻都削成了两半。

~~

当郭东林披头散发的被押进四海厅时,便见堂上摆起了两位帮主的牌位。

香案上,还供了一排血淋淋的人头。

郭东林定眼一看,原来那是他弟弟郭齐林、堂弟郭小四等心腹头领的首级。

“啊!”郭东林天旋地转、目眦欲裂,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,居然几条壮汉都按他不住。

牛长老见状,举剑噗嗤一声,大宝剑刺穿了他的琵琶骨。

郭东林凄厉的惨叫起来,彻底动弹不得了。

鲜血汩汩而出,顷刻染红他半边身子。

牛长老拿出一张写在白绢上的血书,高声控诉郭东林的十大罪状。

一曰‘篡弑’。下毒暗害帮主,得以取而代之!

二曰‘投毒’。投毒谋杀未来帮主,意图永远鸠占鹊巢!

三曰‘通倭’。勾结倭寇谋害沈夫人!

四曰‘卖帮’。为一己私利,出卖全帮与徐家。

五曰‘顺昌’。倚仗凶恶,任人唯亲。迎风拍马者得居高位。

六曰‘逆亡’。排挤忠良,残害股肱,但有犯颜者必遭戕害!

七曰‘侵吞’,巧立名目,大肆侵吞帮中财产,在苏松广置良田美宅。

八曰‘淫乱’,蓄养娇妻美婢,违背本帮不得纳妾之帮规。

九曰‘纵容’,以帮主权威,庇护其弟郭齐林等人肆意不法,罄竹难书。

十曰‘不义’,老帮主救命之恩、提拔之情,托孤之任,皆抛之脑后。人不知感恩守信,与禽兽何异?!

~~

铿锵有力的宣读完之后,牛长老厉声问道:“郭东林,你认不认罪?!”

“呵呵……”郭东林已经疼得无力动弹,也没法高声喊叫了。只能勉强仰着头,惨笑道:

“憋出这十条罪状来,也难为你们这帮老粗了,我不认都不落忍。

“那么说你就是认了?”马长老断喝道。

“不,我只是用这种方式,来表达成王败寇……”郭东林轻轻摇摇头,想要掉书袋。

“你闭嘴吧。”却被马长老粗暴打断道:“认罪就可以了。”

说着将那白绢搁在郭东林面前,让他签字画押。

“你们还想做戏做全套?做梦去吧……”郭东林哂笑一声。

话音未落,手里却被牛长老塞了支毛笔,然后握着他的手,在白绢上歪歪扭扭的签字画押。

郭东林想要反抗,但琵琶骨被穿,胳膊跟就不听自己使唤。只能软绵绵的任由对方操弄。

这让他极度愤怒,终于又有力气大喊大叫道:“你们不能这样对我。我为四海帮立过功,我为老帮主流过血,我应该得到帮主的体面!”

‘啪’地一声,他吃了牛长老重重一记耳光。

“妈了巴子的!”牛长老狠狠啐一口道:“坏事做绝还要体面?想屁吃呢!”

“呵呵,我坏事做绝?”郭东林像是受了巨大的屈辱一般,冷笑对牛马二长老等人道:

“我来之前,你们沙船帮是个什么鸟样子,心里没点逼数吗?买卖都被人家抢光了,十天半个月不开张。还得整天靠打鱼摸虾,勉强糊口。”

“是我郭东林来了,给老帮主出谋划策,又带人亲自去一家家谈判,这才让帮里的生意有了起色。”

“是我力劝老帮主接收本县别处百姓避难,才让本帮的水手和人口一下多了一倍。能靠数量碾压竞争对手!本帮才能做大做强、再创辉煌!知不知道!”

郭东林陷入癫狂的高叫道:“我也不是要跟沈朔争,虽然他头脑简单、蠢货一个,但毕竟是干爹的儿子,我愿意辅佐他!可谁知道他居然蠢到家,死抱着帮规不肯替那些海商运货;不肯将三沙变成第二个双屿;不肯与徐家合作,撤掉崇明县!”

“他这不是与我作对,是把沙船帮往绝路上带啊!得罪了徐家我们还有活路吗?我不弄死他,全帮四五万口人就得喝西北风去!”

“那小滕呢,他还是个孩子,总没有得罪你的地方吧?!”沈夫人终于忍不住厉喝一声。

“他怎么没有得罪我?!凭什么我辛辛苦苦做大做强的沙船帮,将来给他做嫁衣!”郭东林却依然振振有词的嘶吼道:

“王侯将相还宁有种乎?凭什么因为他是老帮主的种,就能当帮主?我沙船帮是一家一姓之私产吗?!”

说完,他又恶狠狠盯着陈怀秀,高喊道:“还有你,为什么也要跟我处处作对。你若是从了我,我怎么会舍得杀你?!”

“住口!”马长老醋钵大的拳头招呼到了他面门上。“敢侮辱夫人,又是一条罪状!”

“没有人可以审判我,明白吗,你们都欠我的!”郭东林鼻子汩汩喷血,却依然昂着头高叫道:

“更没有人可以处决我,明白吗?因为我一死,和徐家的协议就作废了。等坍塌一至,沙船帮就死路一条了,哈哈哈!”

“我看你们谁敢杀我?!杀了我,你们所有人都要给我陪葬,哈哈哈!”郭东林状若厉鬼,却气势,大有绝境反杀之意。

牛马二长老,还有那些堂主,都被震住了。

“我敢!”这时,却听一个柔弱的声音响起。

众人循声望去,只见陈怀秀从发髻上拔下锋利的钢簪……那本是寡妇守节时用的。

然后她紧攥手中,猛然挥出,噗嗤一声,就刺穿了郭东林的脖颈。

郭东林震惊之下,甚至都忘了疼痛。

当他慌忙伸手去捂脖子时,细密的血珠喷溅而出,神仙也救不了他了。

“你,你,不怕三沙……”

“你用徐家吓不到我们的。”陈怀秀紧咬着惨白的嘴唇,声音不大却坚定清晰道:

“因为我已经找到,让三沙永不沉没的办法了!”

“胡,胡说……”郭东林说完,回光返照似的忽然想起一种可能。

“江南…公…司,水泥堤?”

“你真的很聪明。”陈怀秀叹了口气,转身不再看他。

ps.第四更求月票。眼不中了,有心无力,告退告退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