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84章 纵火
书名:小阁老 作者:三戒大师 本章字数:2420字 更新时间:2021/06/03 03:53:37

“说吧,徐家开了什么样的价码,让你放着四品大员不当,去当人家的狗?”林润恨铁不成钢的质问道。

“中丞对我恩深似海,没有中丞,下官现在还是个小小的推官……”郑元韶哭得摧心挠肺道:“我怎么会被人收买呢?下官实在是迫不得已啊中丞,因为徐璠捏住我的把柄了。”

说着他便将自己冒名顶替堂兄参加大挑、出来当官的事情,原原本本讲给林润。几乎要哭得昏死过去道:“他们威胁我,我要是不做,便去揭发我,让我身败名裂、成为千古笑柄啊,中丞!”

林润也惊得半晌说不出话来,没想到自己这些年,一直十分器重的部下,竟然是个冒名顶替之徒。

看着郑元韶断了脊梁的狗似的可怜样。林润不禁想起这些年,他跟着自己鞍前马后、任劳任怨的种种……

林中丞终究还是动了恻隐之心,没有叫人进来拿下这冒牌货,而是长长一叹道:

“本院念你这二十年兢兢业业着实不易,留下你的乌纱,明日自己上本辞官吧。”

说着他走到门边,拉开了掩着的屋门。

“多谢中丞维护……”郑元韶鼻涕老长,给林润重重磕了个头。然后缓缓摘下头上乌纱,无限眷恋的将其搁在桌案上。

然后他双手撑地,用尽全身力气想要起身。

谁知就在此时,异变陡生!

他忽听砰的一声,便见站在门口的林润猝然栽倒在地上。

“啊!”郑元韶吃惊的低呼一声,忙抬头一看。

只见那个‘郑典’缓缓收起手中的铁棍,一脸凶悍的立在了书房门口。

方才林润看着郑元韶,背对书房门,被他趁机偷袭成功。

“你,你做什么?”郑元韶惶然跌坐,颤抖着问道。

“哼,天真。你以为林润会放过你吗?”那郑典迈步走入书房,一边环视着屋里的状况,一边冷声道:

“他不过是担心你绝望之下会暴起伤人,才用缓兵之计稳住你而已。”

“不,不会的,中丞对我素来恩义。”郑元韶不信的摇头。

“不然他一个巡抚,为什么要亲自替你个冒牌货开门?就是为了你一出去,便可第一时间关门喊人?!”

“你胡说,中丞不是那样的人。”郑元韶连忙爬到林润身旁,探手试了试他的鼻息。

还有微弱的呼吸,但伸手往他脑后一摸,只觉手掌一暖,满手是血!

“啊,血……”

郑典不理吓尿了的何观察,从桌上拿起那本账册问道:“就是这本?”

“是这本,你拿了赶紧走吧……”郑元韶此时整个人是懵的,根本无法思考。

“走?上哪走去?”郑典将账册收入怀中,冷声道:“他那长随已经让我宰了,他不死也就剩半条命了,你以为还能善了吗?”

“你的意思是?”郑元韶悚然。

“一不做、二不休。”郑典面目狰狞的一咬牙,厉声道:“弄死他,一了百了。”

“你这个疯子!”郑元韶闻言大骇道:“堂堂巡抚被人杀害,到时候咱们还是一个都跑不了!”

“谁说他是我们杀死的?”郑典看了看桌案上明亮的灯台,狞笑一声道:“明明是行辕失火,在火灾中不慎被烧死的。”

“你要在这里放火?”郑元韶毛骨悚然。

“不调虎离山,怎么进去签押房?”郑典却十分冷静道:“别忘了,我们还有一屋子账册要处理。”

“你,你不怕……”郑元韶都听傻了。听这人的意思,光点一处还不够,还要点两处火。

“老子当然不怕,老子兴奋的不得了好吗?”郑典怪笑一声,弯腰从林润身上,摸出了签押房的钥匙。

他其实是背着几十条人命的江洋大盗,被官府缉拿走投无路了,才投身在徐府为奴,以求庇护的。

此时得以重操旧业,尤其是要对付的还是堂堂应天巡抚,他都兴奋到要爽翻天了。

哪还会知道害怕?

“愣着干什么?赶紧搭把手!”郑典用棍子敲了郑元韶一记。“还不是因为你露了馅,我是在给你擦屁股,懂不懂?”

“哎呦……”郑元韶吃痛的揉着胳膊,事已至此,他也只能听之任之了。

两人便将林润抬进里间床上,又将那林三的尸体也抬进来,搁在地毯上。

郑典拿起墙角的灯油罐,先装满了随身的皮囊,然后将剩下的灯油洒在帷幔、地毯和书架上。

最后一脚踢翻了烧得正旺的炭盆。

冒着幽蓝火光的银丝炭,便撒得满屋子都是,登时点燃了浸透灯油的羊毛地毯。

帷幔也立时便烧了起来,渐渐向床上蔓延。

“你去把签押房门口的人引开,我好进去放火。”郑典丢下一句话,将装满灯油的皮囊揣入怀中,大步走了出去。

郑元韶被大火逼退出寝室,他看一眼被火光笼罩的架子床,给了自己重重的一拳。

“下辈子当牛做马,再向中丞赎罪吧!”

他便踉踉跄跄从寝室中出来,放声大喊道:“快来人呐,走水啦!”

~~

巡抚衙门虽然戒备森严,但那都是对外的。

在衙门内部,尤其是后宅,守备是很松懈的。

毕竟能进后宅的都是中丞心腹,自然无需防备了。

事实上,就是夜里的巡逻队,也只绕着内宅转圈圈,并不会踏足后宅一步。

只有一个地方例外,那就是机要重地签押房,夜里是有人站岗的。

因为签押房内存放着至关重要的东西,林润还特意吩咐加了双岗。

“走水了!走水了!”

听到那凄厉的呼救声,正在院外巡夜的军士登时乱作一团,赶紧撒丫子跑向火场。

签押房门外四个护卫也面面相觑,不知是该去救火,还是继续看守。

正拿不定主意时,便见郑元韶满脸慌张的跑了过来。

“观察,怎么了?中丞没事吧!”几名护卫连忙问道。

“就是中丞的寝室走水了,你们快跟我去救人啊!”郑元韶跺脚大声喝道:“中丞还困在屋里呢!”

“可是,可是这里……”几人面露犹豫之色。

“都什么时候,到底是账册重要,还是中丞大人重要?!”郑元韶声嘶力竭的吼道。

“是!”他们都是巡抚的亲兵护卫,首要任务就是保护林润的安全。闻言哪还顾得上什么签押房?赶紧跟着郑元韶跑去救人了。

他们前脚刚走,一条黑影便闪身到了签押房门前,掏出钥匙打开门,洒油点火、关门上锁一气呵成!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