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65章 赵家胡同
书名:小阁老 作者:三戒大师 本章字数:3312字 更新时间:2021/06/03 03:53:37

是以反复思量之后,隆庆也不愿让儿子拜赵昊为师。只想让他多跟赵昊亲近亲近,耳濡目染一下,开开眼界,知道这世界并非完全如学士们所说的那样,就可以了。

至少几年之内,他是这样打算的。至于将来的事情,将来再说吧……

于是隆庆吩咐赵昊,在京这段时间,多跟李承恩兄妹进宫,多带太子玩玩,多给他讲讲科学,便转换了话题。

“说说吧,江南到底怎么了,为何会乱成这样?”隆庆皇帝盘膝坐在榻上,脸上终于有了些帝王该有的威严。

不过也是,上任巡抚被烧成重伤。现任巡抚一上来,就猛干前任首辅,抄了徐阁老的家不说,还把他家人都抓起来。甚至连堂堂小阁老,都成了在逃的通缉犯。

这几个月来朝议哗然,被皇帝留中不发的弹章,已经堆成小山了。让海瑞再这么蛮干下去,隆庆也要顶不住压力了。

赵昊曾有银章密奏专门论及此事,但奏章毕竟篇幅有限,很多问题没有提及,还是当面问问才妥当。

赵昊早料到,隆庆会质询此事,便将自己所见所闻讲给皇帝听。当然,他在里头干的那些好事儿,是只字不会提的。毕竟做好事不留名,是赵公子一贯的风格。

隆庆知道他跟徐家的梁子,说话肯定有倾向性,私底下也会偷偷使绊子。但万万不会想到,赵昊这么小的年纪,才去江南不到一年,就能成了倒徐联盟的盟主。还以为他也就是敲敲边鼓,狐假虎威一下呢。

所以对赵昊的话,就信了八九分。

听完赵昊的讲述,隆庆第一反应是难以置信,他大张着嘴巴道:“徐,徐阁老可是出了名的清廉,在京城二三十年,就没见他穿过一件新袍子。怎么家里这么能贪?”

“不知道。”赵公子摇摇头,不做判断只陈述道:“听说海公已经把账目报到内阁了,陛下应该很快就能看到。”

“唉,不看也罢。”隆庆摇摇头,意兴索然道:“当年,严嵩父子巨贪,就是徐阁老查办的。还命人出了本《天水冰山录》刊行天下。难道也要给徐家编一本,让天下人知道反贪的比贪官还能贪?这对朝廷有什么好处?”

赵昊忙点头称是,心下却不以为然,打几只大老虎怎么了?你不打老百姓就不知道了?这不掩耳盗铃吗?

不过他知道自己的身份,就连这耳目之职,都是被皇帝强加的。这些国事大政还轮不到他来评论。

其实隆庆只是跟他发发感慨,也没有要深入探讨的意思。端起茶盏呷一口,又把话题转到海运上,仔细问他海运到底有无风险,最大运量是多少,成本几何?

赵昊就是为这事儿来的,自然大吹特吹海运的优越性。他告诉隆庆皇帝,海上有经年不变的洋流,可以让船只毫不费力的往返津沪之间。而且这次仓促之间,只临时调用通航长江的沙船,如果专门造海船的话,运力自可大大提升。想运多少都没问题,无非就是造更大更多的海船嘛。

至于风险,只要避开夏天的台风季节,其余时节的风浪再大,也不至于倾覆船只。只要在航线上,设置好避风港,并不比在内河危险多少。

最后就是成本了,损耗加运费,最多只需要两成就够了。而且这已经把船只损耗、货物漂没计算在内。

不过赵昊强调,这是江南集团能做到程度,不代表朝廷海运也能做到。

隆庆自然理解这话的意思,闻言怅然许久,方长叹一声道:“漕运一石米,耗羡加运费最少要三石,朝廷这是坑了百姓多少年啊。”

“是啊陛下,江南湖广的百姓的负担实在太重了,偏偏他们含泪缴纳的血汗,还到不了国库中。”赵昊也神情凝重道:“结果朝廷一穷二白还要空担骂名,百姓不堪重负、抛荒逃亡,上上下下全都苦不堪言。”

还有半句话他没说,但隆庆自然明白——全都便宜了中间的贪官污吏。

“……”隆庆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了,无能为力的事情,越说越让人充满无力感。

看到隆庆的反应,赵昊暗暗一叹,就明白没可能越过百官,快刀斩乱麻了。

虽然他早知道这是在想桃子……

~~

在宫里陪着皇帝用了晚膳,宁安便带着孩子们回十王府街了。

路上,她告诉赵昊,皇兄会颁下特旨,命她代表宫里,全权操办贩运江南之米抵京之事。

赵昊闻言神情一振,虽然一欸漕运恢复,抑或京城供粮正常,即停止采办,但从无到有就是最大的胜利。等海运常态化,反对派很多的借口就不攻自破了。

宁安热情邀请赵昊住进长公主府,小县主也满面娇羞与期待。只有李承恩一脸紧张,显然不希望引狼入室。

好在家里还有一堆人等着他呢,赵公子便婉拒了干娘的邀请,在长公主府门口换乘自己的马车,回去自己在赵家胡同的新宅。

他上次来北京,住的是老哥哥在春松胡同的宅子。也不能老是鸠占鹊巢,再说他现在护卫增加了一倍,还多了好些随员。而且自己一进京,弟子们势必会搬来同住,再住老哥哥家就太拥挤了。

于是他年前便知会他大哥,寻一处宽敞的大宅。这样老爷子和自己进京时住一住,赵显结婚后也有地方安家了。

年后,赵显就回信说,宅子已经找好了,就在春松胡同南边,隔了条大街的赵家胡同。

赵公子起先心说大哥还挺讲究,寻个宅子还得带上自家的姓。

后来才从唐胖子的信上知道,原来是大哥把整条胡同的五套四合院都买下来,将五座院落并联成一座宅邸。所以整条胡同只有他一家而已,不叫赵家胡同叫什么?

赵家胡同离着十王府街不远,马车不一会就到了。

高武挑开帘子,赵昊从车上跳下来,看着胡同里的五处大门中,都挂着对‘赵宅’的灯笼。中间的大门外,还有大照壁、上马石,端得是富贵气派。

他不禁莞尔,对迎出来的赵显笑道:“大哥真是好手笔啊!”

“弟弟说笑了,我就是花钱的本事,还不得靠你赚钱的本事?”在北京历练了一年,赵显也成熟了,也开朗了。他快步上前,给了赵昊一个熊抱。

等赵昊和赵显分开,便听一声深情万分的呼唤:“公子,你可算来了,可想死唐胖子了。”

他还没反应过来,便被又发福了唐友德一把搂住。唐胖子抱着他呜呜直哭,苦日子终于熬到头了,再不出场就要彻底沦为十八线小龙套了。

“你先放开我,不然我就把你派爪哇去……”赵昊奋力挣扎,不知道唐胖子对自己哪来这么大热情。

他好容易才挣脱了唐胖子的魔掌,便见王武阳已经满脸泪水的扑上来。

“保持社交距离!”赵公子飞起一脚,把大弟子踢了回去。

“三百一十天没聆听师父的教诲,弟子就像离开水的鱼,快要活不下去了。”王武阳毫不在意,依然一脸孺慕之情的抹泪道:“一见到师父,弟子就又如鱼得水,重新活过来了!”

跟在他身后的王鼎爵、于慎行,还有来凑热闹的王锡爵,全都一阵恶寒,许久没听大师兄拍马屁,难免有些不习惯了。

待弟子们恭敬的向赵昊行礼,孙大午和郭大也赶紧给主人磕头。好容易寒暄完了,赵公子才在众人的簇拥下,从中门进了赵府。

宅子里灯火通明,入门正对一座砖砌影壁,南有倒座房七间,北面为垂花门。从垂花门进第二进院落,有三间正房带耳房及东西厢房,两侧墙上还另开屏门,通向东西两院。

赵显告诉赵昊,京里有的是大宅子,但都被达官贵人们占下了。并非有钱就能马上买到的,得碰……非得赶着哪家勋贵巨富忽然败了,或者哪位尚书大学士致仕还乡,才有机会得手。

赵昊又着急要住,只能退而求其次,买下几座相邻的四合院,打通了先凑合着住。等他们回江南时,再拆了重建个大宅子就是。

赵显买的这五座四合院,中间两座都有五进院落,几十间屋。其余三座稍小些,一个四进的两个三进,地方是足够足够的,就是样式不太统一,也没有个花园、荷塘之类,所以还是得拆了重建。

当然,到底怎么建,还得赵昊和老爷子来拿主意。

“哈哈,我是无所谓的,爷爷也不会常来北京,大哥喜欢就好。”赵昊笑着拍了拍赵显的肩膀道:“新郎官下个月就成亲了,还是等等听听新嫂子的意见吧。”

“……”赵显老脸一红,赶忙道:“那哪能呢,主意肯定得男人拿。”

赵昊一愣,才看到原来大伯立在正厅门口。赵守业跟着老爷子一起进京,就是为了操持儿子的婚事。

意识到大哥受了大伯婚姻的刺激,怕要矫枉过正了。

不过嫂子什么样都没见到,他也不至于教导他守夫德。

赵昊便笑眯眯的跟大伯见礼,然后进去给爷爷磕头。

ps.第二更,求月票!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